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你来,我在

微凉,清欢

 
 
 

日志

 
 
关于我

闲居光阴里,半弦清远,静水流深,数夜雨敲窗,听黄昏落在窗台的风...

网易考拉推荐
 
 

窗外梧桐  

2014-12-03 21:58: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梧桐 - 浅予 - 你来,我在
 

        风声凛凛,桐叶开始了最后一支舞,曼妙,绝美,寂寂而欢。

    梧桐是季节最真实的语言,春之新绽,夏之蓬勃,秋之灿然,冬之零落,消长轮回,周而复始。

    梧桐落了,冬天来了,我倚在窗前,细细聆听光阴的回声。

    我竟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越来越多越来越久地凝望那排高大的梧桐树了,我是要在一棵树或一枚叶子的荣枯里望见什么呢?不觉间住进这儿好些年,而她们,竟默默地,陪伴了我这么久么?

    依傍着灰色屋顶的砖红厂房,她们经年局促又静默地生长,守望,又似乎在诉说,更多时候,她们更像在等待,等待一场冬至的小雪,纯净成泥的悲壮,等待一声惊蛰的雷鸣,孕育微细的生命律动,等待南飞的雁阵,邂逅一场柔暖春光,等待秋来的雨声,抒怀入扣情丝,绵密深长,而我更愿意像个孩子般,窥见一个别有洞天的世界,在这世界里,觅得小小欢乐,独留小小天真。

    故人赋予梧桐太多凄清,无论“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或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亦或“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国破家亡,或生死别殇,却叫梧桐声声愁,只诉离人点点泪,却不知,那次第,那些无声的疏影可否真的懂得?

以物景而喜,以己绪而悲,红尘尚未勘破,尚无能幸免,旧时月色已去,且借梧桐换新颜。

也曾在寂寥的暗夜涂抹下“檐前雨落,桐叶秋声”的片字,当黎明抵达,终于了解雨将住,春会归,到那时,那些青翠,会让你忘记那些曾经的荒芜纷杂,那爬满枝头的初绿呵,会引领着你,行至那有光的地方,那些春风的气息,点亮了人间的明媚四月,也尘封着黄昏的哀婉。

我更愿意,为梧桐写上一个新的段落,段落的名字叫新生。

你听过夏蝉唱歌吗?你听过夏蝉在浓密的梧桐树上唱歌吗?

有星子的夏夜,南风轻拂,或阴凉午后,行人三三两两,那一树的欢鸣,像极了繁复市井里动人的一曲交响,不必驻足,只需闭上眼,叫醒耳朵,静听自然的天籁,睡去也好,午时三刻,惺忪朦胧间,竟忘记身在何处,是16岁在那个有白衣少年的大操场吗?或是10岁坐在墙根下练写毛笔字的小学堂?亦或是在6岁三婶家门前的槐树下?

当梧桐成为我终年的风景,我如同遇见一个久别重逢的人,我无法抑制满怀欣喜,也忍不住那些细小的悲伤,在日复一日的对视里,我放逐自己,连同灵魂,一同交付给一棵树的四季。

每一次相遇都不会永恒,也许有一天,梧桐树会老去,我也一样,我依然记得,我们曾在年轮里相望,在季节深处,沐浴冬雪秋霜,见证彼此,那些斑驳的时光。

大雪将至,我在窗前,等一场雪落,望见漫天的白,倾覆,层层叶落...



  评论这张
 
阅读(1170)| 评论(6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