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你来,我在

微凉,清欢

 
 
 

日志

 
 
关于我

闲居光阴里,半弦清远,静水流深,数夜雨敲窗,听黄昏落在窗台的风...

 
 

岁月里有种东西叫酒  

2014-04-22 22:37: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最早对酒的记忆,来自父亲,常常,晚餐,就着母亲的小菜,喝上两盅,他一贯严肃的脸上便浮出隐隐的笑容,“嗯,晕沉沉的....”似有沉醉之意,那个时候,我也能微微地嗅到一种酒香,很久以后,我知道了父亲当时的感觉叫“微醺”。
    
        冬日的乡村,父亲小火炉上那个青花瓷酒壶,是我年少时候醇香记忆的一部分。

    2.  第一次沾上酒,是黄色的青岛啤,那年我20岁,对面坐的是那个我与他相处一年,而下决心要和他分开的男生,我并不知道从来没沾过酒的我是怎样一口吞掉那杯黄色的泡沫满满的东西,转眼,从椅子滑到了地上,不省人事了,他拨了120,找了我最好的朋友,输了一整晚的点滴,梦与醒的边缘,有个声音一直说:H,你别离开我,看,你心痛了吧?
      
     我在黎明时分清醒,我告诉自己,我并不心痛,我痛的是我不再回来的20岁,痛的是我没有在我最好的年华遇见我最想要的那个他。很多年后,再次坐在他对面,他唏嘘道:你可知道,这么些年,我一直把你放心底,我知道,如果我不是当初的我,我们一定不是今天的我们。彼时,我喝掉整瓶的啤酒,看异乡窗外的车来车往,没有说话,我知道,说了,他也不会懂。

    我感激生命里每一场遇见,每一次温暖,但,我的话,只说给那些住在我心上的人听,我们的背影,在各自的旅途里渐行渐远,除了道声安好,似乎再没有更合适的了。

     没有人不想拥有最好的青春,但,我们却左右不了这人生中最好的盛景,风走,雨过,每个人的青春都是一本不再翻开的纪念册。

3.  人生很奇妙,走在时间里,你不断地接受一些改变,一些不可能,许多变幻的人与事让你看到惊喜,光,你又在许多的人,事,物上,不断否认,又不断肯定,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妥协,或是一种和解,又或是岁月赠予的一种平和的力量,不去抗拒什么,也不再执拗什么,于是我再提到酒。

    还记得中学课本上的那篇《将进酒》,最喜“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句,不是每个人都有李太白那样的豪放洒脱之态,反念之,再浓笔重彩,或云淡风轻,都是人生,不同的是态而已,我在此篇里读到于明暗人间的豁达宽广,读到得失之间的坦然睿智。

   因为酒,结识一些有胸有怀,有量有慧的他或她,是我人生中十分的幸事,我凉薄,于是我贴近一些温暖,我敏感,于是我接近一些大智若愚,我细腻,于是我接近一些豪放,周身不明亮,于是我朝着一些有光的方向,渐渐,我变得暖,不羁而明媚。感谢那些我天性里所拥有的,让我看到我需要弥合的那一部分,感谢那些我所没有而他(她)们有的,有一天也慢慢成为我的一部分。

   酒不是某种液体,酒是融合了岁月味道的某种风物,无论你是闻,还是品,都是微醺。
   酒如文字,也是给懂的人,晚来天欲雨,能饮一杯无?

  评论这张
 
阅读(1089)| 评论(4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