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你来,我在

微凉,清欢

 
 
 

日志

 
 
关于我

闲居光阴里,半弦清远,静水流深,数夜雨敲窗,听黄昏落在窗台的风...

网易考拉推荐
 
 

谁人赠我一枝桂  

2014-08-31 22:09: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人赠我一枝桂 - 浅予 - 你来,我在日子滑进阴历八月,是真正意义上的秋至,凉意隐隐,等一场,倾了城的桂香。
  浅秋,秋日香气,秋,这些名字,真实记录着,长久盘踞在岁月深处的某种情节。
  每行至一处密林,总会去寻觅一种熟稔的枝干与叶片,那些叫桂的树,从未逃开我眷恋的眼。
  风凉了,花香了,密林深处,小径幽幽,去赴一场与秋天的约会,记取光阴的样子。

  广场一角,有片整齐划一的桂树,与高大的香樟,修长的银杏相映成林,那日路过,看她们婷婷的样子,想着不远的时日里,有细碎金黄的花朵安然开放,欢意顿生。
  黄昏,在那个木质的长椅上坐会儿,间或有一两片香樟的叶子落下来,轻轻捡起,看夕阳斜斜。
  某个雨露微微的清晨,匆忙的脚步,因了空气中不易察觉的香甜的气息,惊然驻足。
  再迟些,银杏也会黄了,那些扇形的小叶子,会随了风的摇曳,狂歌曼舞,渲染一些一个人的日暮。
  如果秋天一定要有故事,这故事,该是镶嵌在一枚叶子里,亦或是氤氲在一场香气里,流光无声,动了心弦。

  春上,父亲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在小院僻静处栽下了一棵小小桂苗,养料与水不怠,光照雨露也足,春去,秋回,她正茁壮成长。每月回家,都会一个人去看看,叶子又生发了几片,新芽又增高了几节,在那水净山青的院落里,我充满无尽希冀与等待,等待华发的父亲与母亲,看那细细的花儿开出来,那该是怎样肆意葱茏的时光呢?这是我藏进心底的秘密,不曾让父亲与母亲了解。这一树花开,风雨桑田,我愿意与父母亲一起,慢些等,再慢些等...
 
  最早对桂花的记忆,是6岁,秋来,成为小学生。扎母亲紧梳的一对麻花辫,穿浅绿格子的棉布裤子,白色纸张装订的写字簿,a,b,c,d,1,2,3,4,知识美而伟大,上学真好,好在除了不必天天在家看猪娃子,还有一件极幸福的事,就是教室外居然有大大一片翠竹林,有一棵足有几人高的花树,直径同饭碗那么粗,那树上的花儿为什么那么香呢?那些小得像米粒长得像糖粒的花儿叫什么呢?
  所谓教室其实是村里一位书记家的堂屋,其时,村小学正在扩建,那间私宅便成了我们一年级新生的教室,可以想见,那竹林那花树,是我们这帮乡村野小子疯丫头课后多好的乐园了,我几乎忘记那些花儿开了多久,至严冬雪落,似乎依稀还能闻见空气中的芬芳,不知道为什么,多少年了,那芬芳从不曾淡远,也许,只和那无忧的孩提时代有关,也许,是和书记女人曾送我的一双暗红色绒面布鞋有关...
  书记离世有些年了,我有意无意念起的那棵树,听母亲说,也早已不知去向,此时,写下这些文字,竟蓦然有些心疼,那些芬芳,那些充满暖意的人与事,那些单纯岁月的秋日人间,仿佛,并永远,不再来...

  如今,高楼的窗台,季季花开,日日叶绿,这许多,生动我琐淡流年的草与木,夜阑人静时,竟引我无端惆怅,经年的繁枝茂叶,掩饰掉许多尘埃深处丛生的荒芜,而今夜,我惊觉,竟没有一种香,一片叶,胜过那棵叫桂花的树。
  写到这儿,我,想要泪落...
  
  评论这张
 
阅读(731)| 评论(4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