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你来,我在

微凉,清欢

 
 
 

日志

 
 
关于我

闲居光阴里,半弦清远,静水流深,数夜雨敲窗,听黄昏落在窗台的风...

网易考拉推荐
 
 

腊月   

2016-01-20 22:1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哦 - 浅秋 - 你来,我在
         “。。。但愿你记得,在你痛哭失声的时刻,曾有人以肩窝盛满你的泪”微信摘句,有老兄留:我瘦,肩窝可以装好多眼泪。笑了,再瘦的肩窝,也不一定盛得满另一个人的眼泪,想起好多年前记下的一句话:怀中可抱月,心里不留人。当时那厮答:抱月太冷,还是抱人好。时间在走,我们一直同路,偶尔,会心一笑,便好,半真半伪,半暖半凉,许多人与事,恰如是。

       大寒,终于带来初雪的消息,原来等待是可期,时光过去了很久,你等的,也许如约而至,也许一直没有来,但等待,本身就是一桩郑重其事的事,风声徐徐,那个人,那条路,那场雪,那叶秋,那枝春,那道光,红尘漫漫,所有你用心等待的,都会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与你不期而遇,哥说,但愿,但愿,遇见,就不曾离开,“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或不只是句台词,长河银装,雪野茫茫,该是这个雾霾满满的冬日给我们最好的念想。美少女呼:下雪啦,多想和你就这样一路到白头。聪明的孩子,多妥帖而应景的誓约。

      雪一来,那个叫乡村的地方,又从记忆里腾跃起来,一再搅扰我沉睡的梦,青色片瓦下长长的冰凌,压弯了脑袋的翠竹林,那后山上一棵又一棵的松啊杉呐,觅食的麻雀,红泥炉火里红薯的香,老树根在火盆里吱吱作响,父亲的青花瓷酒壶热气嗞嗞,快雪时晴,黑猫花狗老黄牛引亢的大公鸡争相追逐嬉闹,那些鲜活的片段,哪些是在记忆里,哪些又是梦里,并未老去,竟已无从分辨,一直以为没有乡村的童年不是完整的童年,乡村一直住在我的灵魂里,那些再也无法复制的画面,长久温暖着一生的旅途。

     每到腊月,越是被诸多琐事牵绊,越是想念那个走不出的村庄,立春之前的大寒时节,是乡人们一年中最为自在闲适的日子,没有需要打理的庄稼,父亲把更多的时间用来给母亲添柴火,给我们姐妹讲《林海雪原》,母亲则用更多时间在灶膛忙活,烫豆丝,蒸年糕,腌鱼肉,制点心,放了寒假又不用帮忙干农活的我们,开始了一段赛过小神仙的日子,记忆里,母亲院墙头的太阳似乎从未落下过,因了母亲的巧手和智慧,加之父亲的精打细算,每个腊月,都能迎来一个丰盛和美的新年。

    岁月如歌声声慢,除了乡村,或许我想念的,只是一份亲情萦怀的喜乐安闲。腊月远了,腊月又近了,只是父母亲一年一年老去,我们的故事已经多过父亲的故事,在落雪的冬夜,替母亲的灶膛添一把新柴,越来越成为奢侈的事情,那些属于腊月的日子,水洗一样清亮,一去不返又一再悉心收藏。

     是夜,腊月十一日,时为大寒,恰有小雪零星落下,风过处,隐隐腊梅香,不知今夜,父母亲睡得可香?可有间断咳声惊醒了前院大爷家那只孤独的看家犬?

  评论这张
 
阅读(1003)|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