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你来,我在

微凉,清欢

 
 
 

日志

 
 
关于我

闲居光阴里,半弦清远,静水流深,数夜雨敲窗,听黄昏落在窗台的风...

网易考拉推荐
 
 

木槿花开  

2016-07-16 22:3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暑热最是难耐,满世界喧嚣不已,渐然遗失最初的安静,有点不喜欢自己的样子,只能俯下身去,缠绵一株草,亲近一朵花,余,无)

    木槿花开 - 浅秋 - 你来,我在
 
       其时,夏已过半,也曾寻到去年木槿开过的墙下,只是,并未看到一朵花开,有惆怅,又深知,不是每个日子都有花开,不是每朵花儿都为你等待,这样想着,又释然了些,只是心头那些关于花开的期待,和记忆,不曾稀薄。

     读到苏生的《木槿花》时,正坐在五点半的夏日黄昏里,忽然就有了无比的清凉与柔软,大约,文字里关于木槿花的记忆,有着同一个年代相同的烙印,苏生是博客里风之子的苏生,苏生是京城里清朗俊逸的苏生,曾与玩笑:你这样一份清明雅静,生活在京城,也是难为你了。

     知道木槿花的名字,是长大后的事了,一度误以为童年记忆里的“打碗花”是她了。
     小时候,家门口不远有块小小的打谷场,高高的草垛,抢食的麻雀,成群的鸡鸭鹅,打稻子的石碾,永远慢悠悠的老黄牛,家家户户的调皮蛋儿,像拼图一样,共同拼凑成一段盛夏里鲜活的记忆。其实,于小小的我,是极害怕酷暑的,怕父母亲的挥汗如雨,怕永远干不完的农活,怕秧田里吸血的叫“蚂蝗”的软体动物,怕草丛里突然蹿出来的一条蛇.....

      我之所以对酷暑里那个小小的打谷场念念不忘,全是因为打谷场旁边那方修葺整齐的菜园子,还有菜园子那排篱笆里开得灿灿的粉紫色的花朵,点缀在又长又直的枝枝条条间,好看极了,比起那些永远打不完的稻子,那些花朵似乎有着某种驱除疲劳的魔力,常常有个穿戴整齐的白发老奶奶,手持木凳,坐在篱笆下歇息,好几次忍不住伸了小手要去采,却是太高了够不着,又被那奶奶告知:孩子,采不得采不得,采了要打碎碗的。那年月,任何小小的物件都是经贵的,一碗一钵,万一真打碎了,还不得被母亲责备死?怀着这近乎虔诚的小小心思,我再也没试图去碰那些花儿,大约是因为触碰不到,那种美好,从未褪色。

      夏天走了以后,花儿渐渐谢了,空气微凉,农活好像忙完了不少,我半是欣喜,半是失落,香甜又闲适的秋天来了,多令人开心呐,可是那些叫作“打碗花”的小精灵要隔多久才能来探望我呢?在记不清有多少个夏去秋来间,渐渐消失的,不只是那排好看的花儿,还有那片青翠的菜园子,喧闹的打谷场,还有那,白发的老奶奶......

      物换人非,很多时候,来不及追忆,哪怕只是一株寻常的草木,那朵叫“打碗”的花,似乎,就此遗失在童年的记忆里。

木槿花开 - 浅秋 - 你来,我在
 
      很多年后,有日牵着儿子的小手在去往母亲村庄的路上,已是初秋时节,与平常一样,走走拍拍,有那么几朵白色的花儿不偏不倚,跑进手机镜头里,久违的熟悉感,细细辨认了那蕊,茎,叶,不就是那遗失多年的“打碗儿”么?兴奋之余,好一通乱拍,我怕一不小心,那些花儿,就像童年的梦一样,说丢就丢,毫无音迹。

      直到去夏,带孩子在实验中学打篮球,远远地,看到一片红绿相映,素幽的美,迫不及待近了去,果然没让我失望,这不是红色的“打碗儿”么?又急切发在微信上:原来,打碗花可以在这样的墙下开得这样好看。很快,被热心的同学们长知识:米女,这个是木槿花,打碗花是一种酷似牵牛花的匍地生长的小东西!快速百度图片,几十年的误识,终于得以纠正,木槿,美丽的木槿,幸而,误解的,只是一个名字。
大约,不过是个徒有虚名的花痴而已。

     如今,公园,小区,绿化带,各种各色的木槿,比比而是,只是,再找不到一种一色,有儿时那个篱笆里的那丛那般美丽,如果,这算个遗憾,那么,且留心中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70)|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